青子

社会主义优秀青年

【星鬼ABO】小鬼是什么味儿的

你要不要喜欢我:

ABO!!!ABO!!!ABO!!!

Alpha杰哥XOmega小鬼
OOC
确认无误请继续




在偶像练习生的宿舍里,流传着一个传说,说小鬼的信息素是炮仗味的。





对此表示非常好奇的小学鸡们本来想问朱星杰,但朱星杰整天和小鬼在一起不方便问,于是他们转移目标围向了周彦辰。





在走廊被拦住的周彦辰听见这个传言,失笑,刚想解释就看见走廊尽头和小鬼打打闹闹路过的朱星杰朝他扔了个眼刀。于是落了两滴冷汗的周彦辰打着哈哈说自己没闻到过,大概那小屁孩还没分化吧。





于是一群小学鸡又开始叽叽喳喳的猜小鬼的性别。





其实周彦辰撒谎了。
他闻过小鬼的信息素,就一次。





王琳凯加入果然天空的时间点差不多是中国有嘻哈的后期。
被朱星杰忽悠进去的。
谁也不知道这两人为什么会突然志同道合然后立刻关系进化变得整日腻歪在一起,周彦辰就这个问题问过那时候还在公司的周锐,周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说。
“这就是找到合拍的人了啊。”





小鬼就是个小鬼。
朱星杰曾经说过这么一句看似没头脑的话,伴随着一堆絮絮叨叨。
“不开心就噘嘴,开心了蹦的比谁都高,喜怒哀乐完全藏不住,不是小鬼是什么。”然后最后一句放低了声音,像是自言自语:“闻起来也跟个小屁孩似得,乳臭未干……”
哈?此刻非常痛恨自己听力良好的周彦辰震惊脸,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朱星杰以前其实完全对付不来年龄比自己小的孩子。
直到遇上了王琳凯。
刚刚成年的小屁孩简直是一群rapper中的泥石流,没有一点点的丧,整天都活力无限,给点风就起浪,人缘还好,今天跟这个玩玩明天找另外个吵吵。
那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粘上自己的呢?
朱星杰不记得了,仿佛就那么自然的,理所应当的,他就腻上了自己。





少年人的喜怒哀乐都掺不得假,全都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而十八岁的王琳凯,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只要和他杰哥在一起,他们可以从寝室闹到练习室,再从练习室闹回寝室。
心情不那么好的时候,他喜欢头靠着他杰哥的背,想东想西或是放空自己。
他杰哥信息素的味道很好闻,他说不出那是什么味儿,总能让他安心,像是家里妈妈点的熏香。
可他这么跟朱星杰说了后却被不轻不重的打了下后脑勺。
“我又不是你妈。”





王琳凯很清楚自己是个Omega,成年那天分化的。
但他一点也不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依然每天乐呵呵的往外跑跳着自己喜欢的舞唱着想唱的歌。
妈妈倒是有担忧过第一次发情期万一突然来了怎么办。最开始王琳凯也跟着担心了下,可认识朱星杰后完全不担心了。
嘛,反正杰哥是alpha呀,老师不是说Omega身边有alpha就没事啦。
……不,我的崽,你好像不是很清楚你老师那句话的意思。


十一


朱星杰是个alpha,老早就分化了。
所以在王琳凯某天偷偷摸摸的给他说自己是个Omega的时候震惊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Omega敢这么肆无忌惮的亲近没有确认关系的alpha的。
这孩子是多天真被父母保护的多好啊?!
让这么天真可爱的孩子独自一人出来闯荡没问题的吗?!
父母不担心的吗?!
于是朱星杰就被王琳凯的母亲约着见面了。


十二


王琳凯的母亲是位非常端庄的女性Omega。
坐在朱星杰的对面优雅的端起茶来抿了一口。
今天依然一身嘻哈打扮的朱星杰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

最后还是王妈妈开了口。
“星杰呀,琳琳应该没有麻烦到你吧?”
朱星杰连忙摇头,怎么能说麻烦呢他其实可喜欢那小鬼了。
“没有就好,就是吧,我家琳琳有点儿单纯。”
朱星杰跟着点头,这倒是看出来了。
“有好多事他都不懂,如果遇见什么事,还麻烦星杰你多教教他。”
继续点头……嗯???这位母亲我可是个alpha啊!
看见朱星杰一脸震惊瞪大了眼的样子王妈妈捂嘴笑了起来。“嘛,万一有个什么不对劲的时候呢?”



十三


不对劲的发生是在某个上午。
那天朱星杰迟到了,到公司差不多比平常晚了一个小时,结果到他们的练习室就看见周彦辰和周锐焦急的守在门口,而练习室的门紧闭。
看见朱星杰来了,周彦辰跟看见了救星似得扑了过来。
“太好了你终于来了,小鬼他,他,他……”
看见周彦辰这么吞吞吐吐,朱星杰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冲到练习室门前使劲儿敲着门。
“小鬼开门,我是朱星杰,你杰哥。”
然后他感受到就在门背后,那小孩重重的抵住了门,发出一声带着哭腔呜咽。
“呜杰哥,我,我好奇怪……”
朱星杰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得,隔着门他都能闻到一股儿渗出来的奶香,甜的跟草莓牛奶似得,可他又怕太急吓到这小孩,放轻了声音劝到:“没事,有我呢,快开门。”
门背后的人突然变得沉默,空气一下子安静的让朱星杰能听见自己轻轻的喘息。
然后门开了个小缝,朱星杰立刻伸手打开门挤了进去,铺天盖地的甜香涌了出来,在朱星杰背后的周彦辰感觉自己就像掉进了牛奶加工厂,奶香味儿腻死个人,连对同性气味不敏感的周锐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可是就那么几秒钟,门被啪的一声关上,将那奶香隔绝在练习室里,隔着门能听见隐隐约约朱星杰为了安慰小鬼放的柔柔的声音,像安抚一只奶猫。
“杰哥,呜,我怕。”
“乖,没事的,交给我吧。”

周彦辰终于松了口气,可立刻他就想起了什么。

……我去你妈的朱星杰你不会是要在我们的练习室搞吧!


十四


因为公司太穷地价太贵,所以周彦辰要求换练习室的申请被无情驳回。


十五


朱星杰早就知道了这群小屁孩在背后说小鬼的信息素是炮仗味,但他懒得去管,终于等到某天当他被团团围住求证时,他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谁会知道,说不定真是呢。


十六


最后这个传言还是被提到了王琳凯本人面前,听完Justin在食堂一脸正经的说小鬼你的信息素是炮仗味的吧的时候,王琳凯气的差点蹦起来。

“乱说什么呢!杰哥说我的味道可甜了!!!”

“……”

“……”

本来闹哄哄的食堂立刻安静了。

End

评论

热度(3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