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子

社会主义优秀青年

《The First Sunrise》(上)| 忘忧

胶带:

※【忘忧cp】温哥华小哥哥x忽悠


※辣个男人视角


※脑洞产物,有点ooc,车的话R15吧


        ******    


        温哥华的日出和国内的日出有什么不同呢?


        同一个太阳从天边一点点跃起,把云染成了美术生最喜欢刻画的那种从蓝渐变成淡黄的颜色。这种颜色在地球的另一边看起来是否会有些不一样?


        熬了一天的夜使身体有些困乏,却又不想直接躺下入眠。于是在温哥华尚未完全天亮的早晨,他推开了阳台的门,凝望这个尚未苏醒的城市。


        啤酒瓶拉开了易拉环,只是握在手里。阳台上的风吹在脸上特别舒服。他闭上眼睛,嘴里轻轻地哼着一些调子。回想起那天,也是这么一个早晨,他摘下耳机,心情雀跃又带着一丝不舍地关掉电脑。一转头,就能看到窗外微微亮起的天空。打开微信,看到界面上第一个用着一个q版小人的头像右上角多了一个显示新消息的红点,嘴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晚安啦宝贝!熬了一天夜赶紧去睡吧!


        ——嗯,晚安。


        后来这两条消息后面又多了一大堆新的,语气也从一开始的含蓄礼貌渐渐放开。两个人除了约着上线打游戏,也开始聊起一些生活中的话题,即使没有观众也开着gay里gay气的玩笑,然后彼此在屏幕后面笑成傻逼。


        ——兄弟你火了。我现在感觉我已经有一大半的粉丝都是冲着你来的了,特别嫉妒知道吗?


        ——我人都是你的你还嫉妒?


        ——哇你又gay我(愤怒)!


        想到这里不禁轻笑出声,明明也是一个独立的大人了,那个人却总是表现得像个小孩子,可爱得让人想逗逗。嘴里的调子停了下来,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哼的居然是“一身琉璃白”的旋律。


        一愣神,他摇摇头,心想自己真是魔怔了。


        ******


        从前有一只小猫和小狗。小狗对小猫说:你猜我手里有几颗糖,猜对了我两颗都给你。小猫眼睛转了一圈,答道:两颗。于是两颗糖都落到了小猫手里。


        ——兄弟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国啊...


        ——想我了?


        ——想想想mua!但是说真的你这在温哥华打欧服我在国内打国服也太蛋疼了。你要回国了我还能请你吃顿饭,怎样。


        ——那等一个月吧,我假期的时候回国,还能顺道去你那儿转转。你可要请点好的。


        ——行行行。就当是小电视的分红了,哈哈。


        他用手指划了两下屏幕,看着绿白色的对话框在他动作下上下地滑动,五年间竟第一次那么强烈地想回到那个国家。


        ******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反正当他到达和对方前两天约好的餐厅时,心里还有一点点恍惚。


        就这么来了? 这么就来了?为了一个面都没见过的人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连行李都没放就赶了过来。他向四周看了看,一时间对自己这种冲动还是感到有些不可置信。


        “嘿!这里!”


        青年坐在角落里,正一脸兴奋地朝他招手,一双躲在镜片后面的眼睛亮亮的,看久了就移不开眼。他看着那双盛着星星的眼睛,腿自己就动了起来,向那个方向走去。


        和自己想象的没有太大的不同,黑色的短发,灵动的眼睛,还有那颗小虎牙。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屏幕中的人终于走了出来,生动地,站在了自己眼前。


        传说的面基原来并没有那么尴尬,虽然肯定不好意思像在网上那般放开,但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扭捏。青年点的东西不是很多,总是吃两口就放下,眉飞色舞地和自己说着什么。那颗小虎牙总是在笑的时候露出来,特别显眼。


        “哈哈哈!然后啊,我跟你说...”


        “嗯。” 笑。


        到最后他干脆把自己手中的餐具也放下了,单手撑脸看着对方说话,时不时笑着搭话,眼底是竟自己也没察觉的温柔。


        ******


        “时间还早,要不我们去唱歌吧?”


        国内的k歌厅他已经很久没去过了。他说实话不太喜欢去这种地方,但是心底隐隐有个声音,说着想多和这个人呆一会儿,便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结果到了地方没一会儿他就后悔了。


        谁来告诉他这个一进包间叫了一堆酒水,然后喝得醉醺醺就开始吼歌的人是谁!


        “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嗝!年年月,月到...” 一脚踩在小桌子上,一只手握着麦,眼镜已经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吼到情深处还脱下了一半的牛仔外套,露出里面的黑色卫衣。


        他坐在一旁用手撑住了额头,眼神却还是往那人身上瞟,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嗑到哪儿。


        青年手舞足蹈地唱了一会儿后像是累了,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身子晃了两下,一副准备好与地板来一个拥抱的样子。他心底一紧,连忙站起来想要拉住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影,谁知道那人晃了两下后竟直接向后仰,他一个没准备好,便和身上的人一起砸到了地上。


        ——砰!


        包间的那种地毯扬起了一层薄薄的灰,激得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等他把眼睛睁开,看到眼前的情形,又立马后悔地想把眼睛闭上。身上的人离自己不过半尺近,因为喝了酒导致脸蛋都红扑扑的。青年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突然笑了,低下头对自己哈出一口满是酒味的气,然后轻轻地靠近。


        “宝贝儿,这首歌可是你上次给我唱的,认出来没?”


        他被那人刻意压低略哑的嗓音弄得内心起了些怪异的感觉,逃避似地别开了头,想要扶着对方起身。那人却不配合,揣着一副孩童般故意作对的心理,怎么都不肯起来,连带着也不让他起来。摘下了眼镜使青年看起来小了几岁,额前的碎发遮住了眼睛,让人想猛地将他抱进怀里呼噜毛。


        “冰阔乐...我要喝冰阔乐...!” 


        “我起来去给你拿。”


        “不好!”


        果然是喝醉了,开始无理取闹了。他这么想着,语气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哄人的意味。


        “我不起来怎么给你拿冰阔乐呀?”


        “...”


        “我们起来去拿冰阔乐喝好不好?”


       身上的人皱起了眉头,像是在十分努力地思考答案,用力得都抿起了唇。正当他准备放弃,并且考虑自己用蛮劲把身上的人抱起来的成功几率有多大时,那人小声地开口了。


        “...那你亲亲我。”


        什么?


        可能是他脸上的忡愣太过明显,青年不满地又重复了一遍。


        亲...亲他吗?


        两个人靠得太近,他都能闻到对方身上的酒味,闻着闻着竟觉着也有些醺。屏幕上的伴奏还在放,包间外还隐约听得到别人的交谈声,青年靠在他身上,人体的温暖源源不断地向他传来。


        这种情景放在动漫里肯定不能顺利进行下去,在观众最期待的时候出各种问题强行打断。自己才没那么上当,他心想,身体却还是逐渐朝那人贴近。


        可是他等了很久什么都没有等来,没有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没有突然闯进包间的陌生人,也没有对方突然清醒打过来的一巴掌。于是他尝到了那抹风情红的味道,软软的,甜甜的,还带有一点青岛啤酒的味道。


        接吻是一种什么感觉?他想自己那在加拿大呆了五年的中文实在是形容不出来,一切都宛如本能,忍不住去探索,去占领。自己的舌头碰到了对方的舌头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明明是那么软的物体,却又感觉富有力量。每一次交缠都引诱着他克制不住地去索取更多,想把对方勾进自己嘴里。


       等双方都没了气,紧贴的双唇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他看到对方的眼睛带着一点水雾,但是内里一片清明。明明是这种趁别人喝醉偷亲还被发现了的尴尬气氛,脑海却特别不合时宜地想到了他在自己微博下看到的一句话。


        ——弯给忽悠又不丢人。

评论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