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子

社会主义优秀青年

【忘忧】我超级爱你

我想听现场啊😭😭😭😭

白南晴yacci:

♡上回发的那篇反响太好了,然后我又看了一遍屏录,决定再发一篇23333
♡剧情是接着上回表白的那篇来的,依旧小短篇一发完,不过以后应该还会写。
♡实在是太甜了啊啊啊我边码边觉得自己怕是喝了一罐子的蜂蜜。
♡围观忽悠老王谈恋爱啦~~~


  忽悠过了两天真的见到了那个人。
  他穿着一件长风衣,围了个驼色的围巾,手上戴着的两个戒指泛着光,要是再戴个墨镜简直像是哪个明星刚下飞机。
  忽悠站在机场门口半晌挪不动道,还是那个人在他面前站定,露出了个好看的微笑,然后还是那让他耳热的声音:“忽悠儿,我总算是见到你了。”
  忽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听老王叫自己时老是听成忽悠儿忽悠儿,再仔细听听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听岔,那个男人故意带着绵软的儿化音,带着绵绵的情意,忽悠听的耳热,还有点眼热。
  男人及时发现了他的不对:“怎么了?”
  忽悠觉得自己有点矫情:“你再叫声我的名字。”
  老王盯了他半晌,笑:“忽悠儿~”
  说着,还一把揽住了忽悠的腰,抱着自家炸成无数朵烟花的孩子往前走。
  反应过来时忽悠发现自己已经把老王带到了自己的车里,那个人坐在他的副驾驶,伸手玩搁在车前头会动脑袋的机器猫。
  忽悠没来由的“噗”笑了一声,在老王疑惑的目光里幽幽道:“我的副驾驶只有你能坐。”
  说完还觉得自己占了上风,忽悠得意的哼哼了两声,然后听见右耳朵传来呼着热气的话:“我不想坐副驾驶,我想做你。”
  车子猛地一个急刹车,忽悠听着后头车子的喇叭声,还有身边那苏的他半边身子发麻的笑声,通红了整张脸和脖子。
  后头大半个小时的车程倒是没出什么大事儿,老王可能是累了,半路上忽悠抬眼瞅了瞅那人,发现他已经靠在车窗上睡了过去,于是伸手把广播的声音调小,放慢了速度继续开车。
  到了家楼下老王还没有醒过来,忽悠把车停在车库里,伸手去戳那人的脸——
  这个人真的过来见我了,忽悠到现在还觉得不真实,这个人真的说他也喜欢我了,忽悠改戳为捏,掐着老王手感很好的脸颊不撒手,一边神游天外。
  “。。。疼。”
  半晌听见老王说话,忽悠才猛地惊醒过来,他连忙放开那被掐的微红的脸颊,尴尬的低下头,老王揉了揉脸,伸手去勾忽悠的下巴,让人抬起头和他对视:“怂了?刚我睡着你捏我脸可一点都不怂,”说着眨眨眼又凑近一点,“之前叫我老公,也一点都不怂呢。”
  忽悠被那人眼里的狡黠还有一点点小坏的乖张激的简直要哭出来,整个人都化成一滩水:“你。。。你别欺负我。。。唔!”
  突然放大的脸还有唇上的炙热吓得忽悠脑子里一片空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然没了力气,只能予与予求。
  老王眸色有点深,喘息也粗重了些——这人一直都这么勾人的吗!艹!他想到刚刚那人咬着下唇红着脸和脖子,一双带水的眼睛胡乱迷蒙着盯着他,就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变得滚烫,烧的他几乎要把那人拆吃入腹。
  忽悠被摁着后脑勺承受着那人的攻势,他揪着面前人的衣领,被攻城略地亲了个瓷实。
  半晌老王才放开他,用拇指在他嘴唇上蹭掉了一点水光,然后趴在他肩头闷闷的笑:“忽悠儿,你不是挺能撩的吗,怎么可爱成这样,之前你在电脑前被我欺负的时候是不是也一副这个样子?我没看见真是亏的不能再亏了。。。”
  说到这儿又好像想起来了什么,老王抬起头来眯了眯眼,揪住忽悠的下巴让他直视着自己:“你之前和别人玩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嗯?”
  忽悠看着人有点危险的表情,汗毛倒竖,他吞了吞口水,不自在道:“不会啊。。。我当时,都能gay回去的,倒是你,你,我每次碰上你就大脑里头黏糊糊,什么都说不出来。。。”
  话到这里,忽悠红着脸再说不下去,倒是老王摸摸他的发旋,心情好的几乎要上天。
  回家有些晚,来不及做饭了,忽悠打开了外卖app,本想点个披萨,想到那个在外国呆了五六年的人,转头换成了牛肉粉。
  热乎乎的汤下肚,老王满足的出了口气,把忽悠拽到怀里来揉:“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粉呢!真聪明!”
  忽悠也不知道是被揉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脸颊红的不行,他挣扎出来,随口扯:“我要开直播了!你到一边玩去,别打扰我!”
  说着三步并作两步开了电脑,老王看着他八成有恼羞成怒的迹象,笑了笑自己开了手机玩。
  半晌无话,忽悠努力保持平常的状态,却在看见某个人刷的“忽悠大宝贝”节奏风暴的时候,失手把身上的98k换成了个686。
  他愤怒回头,嘴唇擦过某个软软的东西,忽悠睁大了眼,就见本应该在床上玩手机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背后,正看着他玩游戏。
  老王看着忽悠刚擦过自己嘴的嘴唇,忍不住又上去啵了一口:“你真可爱。”
  忽悠登时惨叫:“我踏马麦没关呢兄弟!”
  老王皱眉:“你还想瞒着他们?胆子不小啊。”
  忽悠痛苦捂住头:“我这不是还没做好准备嘛。”
  老王轻笑一声,伸手扒拉过他的麦:“那现在,麻烦你做好准备。”
  “我是老王,现在是晚上八点十三分,我不在温哥华,我在忽悠的家。”
  “我和他在一起了,恋人的那种在一起,以后劳烦监督,我要是有哪儿对忽悠儿不好了,麻烦说出来让我长长记性。”
  “以后你们疼他,我也疼他。”
  “我超级爱他。”
  忽悠傻愣愣的看着向他表白的人,没忍住一嘴儿吻了上去。
  真正意义上的舌吻。
  啧。

评论

热度(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