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子

社会主义优秀青年

【沐已成周】沦陷6(+你们要的彦正番外)

彦归正传真的好吃啊啊啊啊啊😭

山药:

ABO

韩沐伯×周美锐


这几天事有点多,

更文慢,

以后会尽快更,

不定期。

但作为补偿,这章大cu长送给仙女们。


Chapter6.


——“我已经上飞机了,你在家照顾好自己。”

手机上接到韩沐伯发来的短信时候
周锐正在窝在餐椅上喝着牛奶。
突然回忆到什么,
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缝,
白净精致的小脸变得有些红扑扑的,伸手便下意识地摸了摸颈后的腺体。

昨天两人乱糟糟的折腾了一番,
最后互相吐露了心意。

后来也不知道谁的信息素越来越浓,
谁先做出的第一步,
等周锐反应过来的时候,
又被他吻的晕晕乎乎软在他的怀里了。

擦枪走火之际,两人却是刹了闸。
那人哑着声音在他耳边说:
“要不是明天出差,今晚就办了你。”
嘴上念着,那双大手还在自己身上不轻不重的揉捏着点火。
他心跳如鼓,手上推搡着他结实的胸膛,嘴上却也不肯认输:
“流氓……”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韩沐伯这么斯文败类!?

他慢慢向上勾住他的脖子,
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
犹豫了一会还是问出了最想知道的。

——“但是……你要去几天啊……”

Alpha听闻叹口气,紧紧搂住他的腰,
将头埋进他细白的颈窝,
语气充满了不舍:
“一个星期。”

这么久吗……?
又要好久都见不到他了……
周锐有些难过,之前韩沐伯也经常出差,
但这次不一样啊……

他还没反应过来,
韩沐伯一个细细的吻便落在了他颈后的腺体上,
带着一点温柔的啃咬和安抚之意。

——“乖乖等我回来。”

回过神,
周锐愤愤的喝了一口牛奶,
嫌弃的指控:“出差出差,最好一年半载都别回来……”
最后却撅着小嘴,
手上却诚实的打出“好,你也照顾好自己”的字样,
然后右下角发送。


呵,
恋爱的酸臭味。



吃完早饭,因为前两天加了班赶了大批的工作量,
所以公司这两天放了小短假,
指令休息调整。

周锐将一部分脏衣服丢进洗衣机,
打算接着去衣帽间收拾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他记得前一阵子他还有一件心爱的卫衣找不到了,
正好借此去扒拉扒拉,
看看能不能找到。

刚迈出洗衣房还没朝衣帽间拐弯,
他便隐隐约约的听到了门铃“叮咚叮咚”的响声。
急切又快速,彰显着主人的焦急。

这么早,谁来敲门?

心里纳闷的想着,
他加快了步伐,走向了门口。

打开门显示屏,
一阵光亮过后,
一张熟悉的清纯俊美的脸庞便应跃而上。


这是……

朱正廷?
……什么情况?

他侧身按了按钮开了门,
果然来人见状便快速的闪了进来。
还带着淡淡的凉风和冷意。
周锐眉一皱,开嗓就轰:
“你怎么穿的这么薄就来了?”
也不怕感冒着凉?
他弯腰从鞋柜里帮朱正廷拿出一双拖鞋,苦口婆心的接着道:“周彦辰都不管你吗?”

谁料朱正廷几步潦草的蹬上了拖鞋,一个熊抱扑上了周锐。
——“呜呜呜,锐哥快别提他了,我死定了我完了我完了……”

周锐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和飘忽的葡萄味信息素冲击的有一瞬间的灵魂出窍。
朱正廷虽然长了一张仙子脸,但却比他高半头,他有些将将要扶不住他意思。
拍拍他的肩膀,不知所以。
周锐柔声安抚性问道:
“怎么了?先进屋坐下说吧。”

朱正廷慢慢的放开他,
小脸委屈的皱成一团,
全是苦恼和困惑,
哪还有平时一点傲娇清高的模样。

最后任由周锐拉着他乖乖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五分钟后,
周锐听了他所谓的将死之因,
握着水杯的手也跟着不禁哆嗦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

周彦辰知道你跟合作商在酒吧谈事情了?”

朱正廷僵硬的点点头,
机械的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灌了一口。
好像能抚平他的担忧似的。

——“我去了……这事就咱俩知道,我可没说啊,他怎么知道的???”
周锐整个人横在沙发上,不顾想它。
瞪着眼睛看着朱正廷,满脸惊愕。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他昨天晚上公司加班,今天早上才回的家,我正好出去晨跑回来……”
他说到这里拍拍胸脯吸了一大口气深呼吸,
“然后我刚进门,他就问我前一阵子和合作商谈合作的事情,我的天……
我吓得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我当然不承认了!”

周锐一挑眉,胳膊下垫着抱枕,话语说的幽幽的:
“所以你就以忘记买早餐的名义重新跑出来逃到我这里了?”

朱正廷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算是承认:“天啊你不知道小花他当时的表情……我真的……”

他抓了抓头发,泄气的往沙发上一靠:
“我怂。”

周锐好像已经想象到如果朱正廷最后妥协承认之后周彦辰卷着一身寒意,红酒味信息素把合作商一个个压的半点话都说不出来的场景了。

说实话,
这周彦辰就是一个护妻狂魔。

他和周彦辰,
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发小。
亲密的如同手足。

而朱正廷,则是他的高中加大学同学兼好友。

虽然两人他都非常熟悉,
但朱正廷和周彦辰,
却是大学里才认识。

不过两人正式认识的方式可以说是
——相当尴尬,一场狗血。


四年前,
朱正廷一大早醒来发现身边躺了个男人,
一个Alpha 信息素浓郁到极致的男人。
他顺理成章的懵了。

周彦辰其实也是懵的,
谁能想到昨天一个将自己堵在厕所门口眼泪婆娑强吻自己的人,
竟然事后翻脸不认人?

朱正廷一边背对着他穿衣服,
一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大长串:
“我昨天晚上喝上头了做了什么不要脸勾引你的事儿你也别太放在心上毕竟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而且你也没有标记我我很感激所以再见吧啊大兄弟一路珍重!”

话不带喘一声儿的,
伶牙利嘴的极力撇清关系。

周彦辰光着上身插着兜倚在浴室门口抽烟,
听着他的解释,
觉得眼前的Omega实在是太有意思。

昨天他在酒吧帮兄弟过生日,
临时去了个洗手间,
刚出了门拐了弯便被人一把摁在墙上用力的吻住。

那人的葡萄味的信息素意外的好闻,
他也意外的没有推开。
那人的吻毫无技巧,
生涩的抵着他的唇。

他愣了一秒,没再犹豫。
搂住那人的腰快速的将两人的位置调换。
捧住他的脸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结束,他放开了怀中的人。
这位Omega喝得有些醉,酒味竟然比信息素的味道还要大一点。
他低头看去,心里一滞。

——卧槽长得真他妈的好看!

就是脸上带着层泪,
哭的有些可怜巴巴。

——“你为什么不要我?”
那人突然拽着周彦辰的衣服领子吼的大声。

哈?

——“是不是就因为我不跟你做!”
他吼的声音更大了,眼泪掉的更加凶猛。

哈???

试问哪个正值青春年华年轻力壮的Alpha能禁得住一个极品Omega这样的诱惑。
反正周彦辰没能。

所以再醒来的时候,
就是现在的样子。

——“朱正廷?”
他掐掉了烟,
试探性的叫了他一声。

刚套好白T的Omega明显愣了,
急急的扭头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周彦辰无奈的揉揉眉头,差点笑出声后,最后哑着嗓音把朱正廷说的双颊发烫:
“你昨天晚上亲口跟我说的,
你忘了?”

——“……我忘了。”
朱正廷说的小声,揉揉脸,没再敢看周彦辰裸露上身露出的匀称好看的腹肌。
毕竟上面有很多他挠出来的印子他也是知道的。

最后两人也算不上不欢而散。
毕竟一个喝醉了瞎胡乱亲人,
一个没禁得住诱惑信息素没收住。

只是周彦辰将第一次见面的朱正廷记得深刻。
长得漂亮,味道还好。

就是中途哭的越来越凶,
整的他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些愧疚。

他私生活并不乱,
只是遇上对口的,偶尔会破戒一次。
记下了朱正廷这个人,
周彦辰对他的好奇心越发重了起来。

倒是这边的朱正廷,
虽然当天装的随心所欲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回去却是抱着好朋友哭了小半天。
哭的梨花带雨好不伤心,
眼泪鼻涕全蹭周锐刚换上的衬衫上。

最后知道对象是周彦辰的时候,
周锐本来温柔安慰的模样眼珠子都要掉了。

所以他的发小,
和他的好朋友,
搞在了一起?

而周彦辰真正在意起朱正廷,
却是因为那天他不经意路过咖啡店碰见朱正廷和前男友彻底分手的场面。

那天朱正廷醉酒,
因为男朋友跟他提了分手。
而这次两人见面,
却是带着恶劣语气的质问。

——“朱正廷,我们在一起两年,
你除了拥抱接吻,碰都不给我碰一下,
那天我朋友却看见你从酒店里出来,你能解释一下吗?”

朱正廷脸色有些发白,
虽然两人已经分手,
但他和另一个陌生Alpha上床也是真的。
就算是酒后乱性,
实锤就是实锤。

曾经的恋人此刻坐在对面,
眼中没有其他情绪,只充满了质问和不甘,
朱正廷觉得心疼的厉害,呼吸都有些困难。

——“那你呢?你跟那个Omega怎么回事?
那天晚上他还穿了我的睡衣。”

他语气出奇的平静,
好似前几天看到自己前男友和其他人翻滚在床上肉体结合的不是他一样。

那么你呢?
口口声声说爱我,
不是发情期却和其他人搞在一起?

对面的男“啧”了一声,
语气充满不耐:“廷廷……Alpha都不会是柳下惠的,你碰都不让我碰,我也是逼不得已。”

朱正廷听了他的话,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他扯了个笑容出来,显得冷漠又薄情:
“嗯,那么我也是。喝醉了逼不得已。”

——“你?!”
对面的Alpha被他无所谓极其敷衍的语气点燃了怒火,拍桌子就要起身去拽他。
伸起手还没上去却被大力牢牢的抓住。

男人的手腕被握的生疼,呲牙咧嘴的看向来人。

——“对一个Omega这么粗鲁,不太好吧。”
声音有些冰冷,
周身的Alpha信息素强势的让男人有些犯怵,
却不想输了阵势,
硬着头皮仰着头问道:“你哪位?管我家事?”

周彦辰面无表情的把头转向面色苍白的朱正廷,
觉得他太不争气,硬着声音对着他说:
“我哪位,告诉他。”

朱正廷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周彦辰,
现在他又来插手自己的事,
他只觉得头疼的厉害,脑子里都是白的,
什么都不想解释。

最后,
朱正廷和他的前男友多亏了周彦辰,
彻底说了后会无期。

两人后来走出了咖啡厅,
拐进一个小胡同,
朱正廷也彻底没了配合他演戏的心。

——“谁让你插手我的事了?!”
他目光直直看着他,忍着眼泪不让它掉下来。
只是表情太凶,充满了不耐烦。

当时的周彦辰也有些惊愕和生气,
他看不下去那个渣男那么对他,
好心帮他,
他竟然还不识好歹?!
组织了一下语言,他说道,

——“我还不是因为……!”

——“因为什么?!我不需要你帮我!
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个外人插什么手?!”

周彦辰当年的暴脾气不是盖的,
听到他这么没良心的话自然是气的当场暴走,
一把搂住面前Omega的腰摁在自己怀里,
他皱着眉头眯着眼睛一字一句的说:

“你他妈整个人都是我的了,我还是外人?
嗯?!
不是我说,你瞅瞅你那前男友还是个人吗!?哪个Alpha会那样对自己的Omega?!”

朱正廷被他一句句话砸进心坎儿里,
最后没了反驳的声儿,
眼泪一串一串的掉,
任由周彦辰搂着他的腰也不反抗。

周彦辰看的着急,
心里被朱正廷哭的软了几分,
最后轻轻的两人扣在自己肩上,
哄骗似的安慰:

“好了,
不许在我面前为别的男人哭。”

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两人关系在那次以后开始飞速的有所缓和。
当周锐在听到周彦辰和朱正廷两个人名的时候,
两人已经到了可以一起坐下吃饭的友好程度了。

不过……
周彦辰那小子……
看朱正廷的眼神,
有点太过宠溺了吧啊???

喜欢上他了?

而事实证明,
周锐的猜想,是正确的。

不过却有几分一厢情愿的味道。

大三的时候,
朱正廷情人节那天回来捧了一束小小的玫瑰花,
没有扔没有供着,
就那么静静地放在桌子上,
却也不许任何人碰。

直到一直有一阵子朱正廷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
周锐最终没忍住堵住了他。

——“正廷,你心里也有彦辰,
为什么一直不接受呢?”

朱正廷听了话,立马来了精神,
眼神到处躲闪着:
“额……不……我没有……我不喜欢……”

周锐叹口气,把毛巾搭在肩上,
认真的要命:“你俩都是我好朋友,我也不帮任何人说话,
但是正廷,你要是真的不喜欢周彦辰,就干脆理都不要理他了,毕竟你要知道,
周彦辰这个人,是只要你给他一点甜头,他都能爱你爱到死的那种。”

周锐说完就走了,
没带走一片云彩。

留着朱正廷坐在床上看着桌子上的玫瑰花出神。

周彦辰到底有多喜欢他,
他不是不知道。

周彦辰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去各处跑买他最喜欢吃的甜点,
也会因为他怕冷而随时带一件外套围在腰上给他穿,
也会因为是他的演讲生病也要来为他鼓掌喝彩。

周彦辰对他那么好,
他不是不知道。

他是有一些矫情心理的,
他怕了,
他怕自己始终迈不过心里的芥蒂,
他怕最后他和周彦辰也会感情变淡最后也放弃对方。

但是真的让他不理周彦辰……
好像……
做不到啊……

大四那年,
他和周彦辰坐在和他前男友彻底说再见的咖啡店。
周彦辰给了他一粒黑色的纽扣,
笑到舒服又好看。

三年下来,周彦辰在他面前好像越来越柔和,给予了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宠爱。
甚至就连刚才他替自己擦掉桌子前的灰尘,
他都觉得太过习以为常。

周彦辰将纽扣给了他,
低垂着眼帘,
阳光打在他稍长的头发上,
朦朦胧胧的有些不真实。

——“这个纽扣,是咱俩相遇那天我穿的衣服上的。”

朱正廷一听,红了脸。
接下来周彦辰却说:“就当作纪念吧。”

什么意思?
朱正廷看向他,心里有些恐慌,
随着空气在无限的放大蔓延。

——“正廷,我累了,我选择放弃。”

他依旧带着笑,却说着让他失神的话。

——“但这几年,能遇到你,
在你身边,我很开心,也跟幸运。”

最后,他在咖啡店门口轻轻地拥抱了他心爱的人。
朱正廷听见他在自己的耳边说:
“祝你幸福。”

那天过后,
朱正廷将自己在家里关了三天。

周彦辰说放弃他了。
周彦辰说不爱他了。
周彦辰说,祝他幸福。

——“混蛋!”
他气愤的将枕头摔到地下,过了一会又将头埋进了被子里,
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哭的昏天黑地。

朱正廷,你哭什么呢?

这不都是你一手造就的吗?

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拒绝和闪躲彻底磨灭了他的心吗?

你又有什么脸面哭呢……

晚上,
他接到了周锐的电话。

那头的周锐听到他毫无灵魂的应答,
气的肝都要爆了。

——“朱正廷!你个口是心非的玩意儿!
我跟你说,周彦辰马上就要去英国了!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家总部和父母还都在英国!
等你下回见他他儿子都tm有了!”

朱正廷大脑一片空白,
听了周锐的话简直不能呼吸。
周彦辰的父母在英国他是知道的,
但这次,如果周彦辰真的回了英国,
那么,
他和周彦辰,
就真的没有可能了吧。

他不敢想象以后连见都见不到他的日子,
他可以没有周彦辰的喜欢,
没有周彦辰的陪伴,
但他不能一辈子见不到他……

他没敢再犹豫,
急忙起了身,
随便抓起一件衣服和钱包,
下课楼打车直奔他的家里。

路上下了不小的雨,
他迈进周彦辰公寓的电梯时,
浑身上下几乎要湿透。

周彦辰在家门口开门看到他的时候,
整个人有些不敢置信:
“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

朱正廷没理他,直径闯进了屋子。

他卧室的地上,
果然敞着黑色的行李箱。
里面放着几件叠好的衣服。

原来他真的要走……

朱正廷将淋湿的刘海撩到了脑后,
眼眶一酸,
眼泪就再没刹住闸。

周彦辰拿了毛巾,本想给他擦擦头发,
进了屋却发现人盯着自己的行李箱扑簌簌的掉眼泪。
周彦辰这么多年都没再见朱正廷哭过,
他这回是实打实的有些束手无策。

——“你要走了……?”
他含着泪走向周彦辰。

周彦辰点点头算是默认,
伸手就要够他给他擦头发和眼泪。

朱正廷却一把甩开他的手,
哭的更加凶猛,鼻音渲染着他的声音,
像小孩子撒泼打闹一样:
“我不许你走!
你不能走……你走了……
我会死的……”

周彦辰没怎么听明白,
再要问他什么那人却直径扑入自己的怀里,
抬头吻了上来。

嘴上温温软软带着湿意和泪珠的触感太过炽热,
周彦辰没有推开他,任由他吻着。

胡乱的吻了一会,
见他没反应,朱正廷松开了他,
哭的更加伤心:
“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了吗……
说放弃就真的放弃了吗……”
说到这里怕他消失似的,又重新勾住他的脖子,拨浪鼓一样的摇头,
“你不能走……呜呜……彦辰……对不起……
是我太胆小,我不敢面对自己的心,
我是个懦夫……”

吸吸鼻子,他再次鼓起勇气,
——“你别走……我后悔了,我唔……”

周彦辰箍住他的后脑勺,
闭着眼睛深深的吻他。

够了,
他知道他的心意,
就足够了。

朱正廷被他红酒味的信息素包围着,
双手插入他的发里,
用情的回应。

后来两人情到深处,
又被对方的撩拨的体温上升。
自然做到了最后一步。

铺天盖地的吻和炽热的交缠,
整整一夜,
都可以说是朱正廷主动。

与第一次相遇不同,
这个结果,
来的时间太长,
太过不容易。

后来朱正廷在周彦辰的怀里醒来以后,
才摸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周彦辰只是去英国待一段时间,
并不是再也不回来……

朱正廷得知后脸红的像个虾子,
钻进他的怀里死活不肯出来。

死周锐……
竟然骗他!
亏他那么相信他!

——“好了……”
Alpha吻吻他白皙颈后被标记过的腺体,
笑的简直不能再温柔:
“要不是锐哥,我可能还要再等一个世纪,
才能听到某个小傻瓜的真心话。”

朱正廷悄悄的探出头在他喉结上轻轻一吻,
头顶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
语气充满歉意又带着些撒娇的意味:“对不起嘛,彦辰……”

软软的声音成功的降服了周式小花。

之后,
周锐在遇到韩沐伯之前,
都被这两人的秀恩爱虐的死去活来。


正浸在回忆里的周锐,
没注意自家门再一次的响起。

朱正廷吓得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开始东躲西藏,
像极了偷东西被发现的贼。

周锐猜想,
八成是周小花找了过来。
毕竟他这里也算是个朱正廷避难所。

他吆喝着朱正廷上别的房间躲起来,
嘴里断断续续的叨咕着:“你说周彦辰你俩好的时候,他对你多温柔啊。怎么现在,对你这么有威严性了?!”

朱正廷停住脚步,美目一瞪,
有些愤恨看着他:“我看你是真没体会过三天下不来床腰快断了的滋味吧!”

说完就麻溜的跑走了。

周锐无语的翻个白眼转身朝门口走去。

呵,小学鸡。
他老人家还真没体验过。

打开门,
果然是一身西服阴着脸的周彦辰。

——“呦呵,周总,怎么有空来我这寒舍啊~”
靠在门边,周锐故意将话说的轻松没有破绽一些。

但周彦辰早就看清了这俩Omega的套路。
清冷俊美的脸上有些无语和无奈,动了动嘴:
“说吧,他这次是衣帽间还是洗手间。”

周锐被他的一见中地搞得有点心虚,
最后妥协,
捂着嘴眼神飘忽不自然的小声说:
“额……这次……可能是衣帽间……”


最后朱正廷是被周彦辰扛出来的。


临走之前周彦辰盯着周锐笑的别有深意:
“锐哥,下次我要是再知道你帮他躲起来,
我就要考虑考虑联系韩总了,
最近正好有合作,
想来他对你的一些事情也会比较好奇。”

朱正廷像个小狗仔一样被他搭在肩上,双手合十地向周锐传递着求救信号。
周锐听了周彦辰的话,
果断地不再看朱正廷,
选择无视。

麻利地将两人送出去,
关门,
上锁。
动作一气呵成。

周锐松口气。
嗯,
看来以后要禁止朱正廷出入了。












这章算是过渡,

下一章也许老韩回国?

新cp没有来得及放上去,

下面也许会放?


喜欢记得点左下角的小心心哦~🙈

评论

热度(1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