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子

社会主义优秀青年

【偶练邪教练习】Deja Vu·(中)(昊星PWP,年龄操作)

无舟:

作者的话:哦,又有人来和我挤房间住了,先发三千五看看。我们正在紧张看球(dbq我错了)。不要上升蒸煮,不要转载,感恩。下篇本周发完。







***********




刚认识黄明昊的时候他就觉得孩子看不出才十六岁。


倒不是他细细长长一米八几的个头,只是气质问题——成熟是从那张脸上看出来的,对镜头的应对,每个笑容。


参加节目那个时候朱星杰有一段时间过敏,下巴颏儿下头一片红疙瘩,看着萝卜成精了似的。Justin那时候和他才混熟,有一天半夜就偷偷摸摸的屁颠颠儿地拿了管凝胶来,说杰哥我以前每次长痘就擦这个你要不要试试。


朱星杰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一边拼命克制自己摸他脑袋的冲动,一边和他解释这不是普通痘痘,是要擦药的那种。


你哥我都过了长青春痘的时候啦。他开自己的玩笑。


黄明昊冲他眨巴眨巴眼睛,看起来没get到的样子。


那个时候他觉得黄明昊是个真正的十六岁少年。




比赛后他过第一个生日。2018年是一场彻底的混乱,像按了快进钮一样,忽然从帽子里飞出一千只鸽子来,抓都抓不住,更别说保存下来。


但有些东西他现在还记得,其中就包括Justin那天给他打的电话。




“杰哥杰哥。”


信号不好,黄明昊的声音有点模糊,被电流声扭得奇奇怪怪。


朱星杰知道他是为了自己的生日,心里很有些感动,又觉得别扭。黄明昊经常给他这样的感觉,也许他并不习惯这样的善意和体贴,又或许他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他总是准备不及。


“我们已经在外面啦。”他大概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听不见人声或者别的声音。


“哇,那辛苦了。”朱星杰回他,“时差倒过来了吗。”


“没有诶,但白天工作量也不是很大,所以还好。”黄明昊说。他声音没什么情绪,但朱星杰就能想象到他皱着脸的苦闷样子。


他忍不住就笑起来。接电话的时候手机嗡嗡嗡,又有别的电话进来,他的破iPhone才升完级,忽然就烧得火烫火烫,被这些祝福搞得像定时炸弹。但是他和Justin在一个清凉的时空里,说话有一搭没一搭,只有电流声滋滋作响。


“挂吧,”朱星杰说,“好贵的,一分钟两块呢。”




黄明昊沉默两秒。


这又是三毛钱。朱星杰傻乎乎地想。


“我是不是第一个给你打电话的啊。”Justin忽然问。这个小孩平时表情动作太丰富,打电话的时候才显出声音的淡漠来,朱星杰简直听不出他是不是真的在意。


其实他圈外的朋友更早一点就打过了,但是朱星杰还是跑火车似的骗他:“是啊,你卡点好准哦。”这是他的防御机制,他觉得自己是在用套路对抗套路。


黄明昊忽然嘿嘿笑了两声,朱星杰听到一点回音。


“你是在厕所里吗,”他很无语地问,“赶快出去吧,别让大家等啦。”


“好,”黄明昊乖乖地答应,又迸出来一句,“——我设了三个闹钟呢。”


朱星杰点点头表示服气。他点完头才意识到Justin看不见,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结结巴巴地补了一句:“66666。”


Justin又笑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他的声音真清澈,好像又变好了一点,变得更像一位成熟大人。


朱星杰坐在单人公寓的大床上瞪着手机发呆,忽然意识到其实他都没祝自己生日快乐。




************




小小的车




TBC.

评论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