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子

社会主义优秀青年

【洋灵】陷于威尼斯

很久没看yl婴儿车的我有点开心

一只菜鸡:

*和威尼斯没有半毛钱关系,沙河爱情故事,一点擦枪走火


*与现实无关,只套用一点现实背景


 


 


李振洋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了,他拉开民宿卧室的窗帘,昨天和今天几乎没有任何不同。他挺喜欢这样,时间在小城里流动缓慢,让他可以忘记秀场后台拉链时不时卡住的西裤,候场时挥散不去的饥饿和永远充斥整个耳膜的催促声。那种被华服遮掩了的邋遢让他心生厌倦,所以,就算此刻穿着睡衣睡裤困意未消,他也感到了久违的轻松。


 


中午下过场小雨,空气里带上了些凉意,李振洋换了身运动装下楼,这个点的路上行人不多,他走过潮湿的沥青路,还是成功收获了一排注目礼。小超市的老板向李振洋打了个招呼,这里不经常有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外来人,两三个礼拜下来大家几乎都记住了他。


 


李振洋点点头就算回应,熟练地从货架上拿了袋面包,几个鸡蛋和一盒爆珠,付钱的时候店里养着的金毛扒着账台傻乎乎地探出脑袋,和那双黑黝黝的眼睛对视的一刻,李振洋又想起来些什么,转身回零食区拿了包大白兔奶糖一起结账。


 


回到民宿,李振洋又看了眼时钟,四点半整。专业习惯使然,李振洋一向审美挑剔,邢台在他的旅游目的地里排不上号,只是他自驾游计划当中会歇脚两天的地方。李振洋忍不住走上阳台,他在这里滞留了快三周,摸清了小城里日复一日会发生的一切。


 


滴答滴答,分针又走过几格,视线尽头的街道开始变得喧嚣,高中放学了,下过雨的天变得明亮了些,李振洋默数几百下,他的阿芙洛狄忒不出意料地穿着校服背着书包轻盈地从马路对面跑向这栋楼。


 


偶像剧里的一见钟情太过魔幻,但如果放在这座城,害他留在沙河的罪魁祸首身上,一切又都顺理成章。李英超走过小城的街道时可以获得男模两倍的瞩目,他在小超市里买零食时,那只金毛会跳出柜台拼命往他身上扑。李振洋自认高级审美,但在对李英超的评价上与这里高中初中小学的女生们达成了高度一致。


 


女孩子们都说李英超好帅好可爱,就像杂志里经常出现的某个年轻男明星。李振洋会想,李英超不应该属于这里,男孩该出现在水城的贡多拉上,那么小艇经过叹息桥下时,他可以找个更体面的理由留下,而不是像这样被困在沙河。


 


笃笃笃,房门响了三下,李振洋理了理头发跑去开门,一颗秀气的脑袋探进来,“洋哥,我家没人,可以来你这里做作业吗?”


 


去他妈的体面。


 


李英超带着几分羞赧走进了李振洋家的客厅,男孩在他视线里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穿着校服,是个标准的好学生,脸上的表情介于稚气和早熟之间,男孩应该清楚自己的长相比普通人强上不少,他也知道如何更讨身边人喜欢。他提到过学校里的人封他为校草,脸上透出点小得意,但李振洋更想摇晃着男孩的窄肩告诉他他的绝妙不只局限于那所学校,这座小城。


 


男孩坐在餐桌前,从书包里翻出来本数学练习册和几张草稿纸,李振洋摸了摸他的头发,让他好好学习,转身去厨房里帮他洗水果。李英超因为这记短暂的身体接触而心猿意马,他咬着水笔杆思考老师留的第一道题,眼神却飘向了李振洋背心下的细腰宽肩和长腿。


 


他听妹妹说,李振洋是外地来的游客,以前好像是个模特,不知为何在隔壁借了房子,看上去会多待几天。李英超喜欢这个人,他从没在小城遇见过像李振洋的人,会和他聊他去过的地方,会看他做作业,会和他开玩笑,连身上的烟味是都混着古龙水的妥帖味道。


 


“吃一点?”李振洋端出来盆草莓放桌上,拿了颗递到李英超嘴边,李英超只咬一口就苦了脸。


 


“太酸了。”


 


他示意男人也尝尝,李振洋又重新挑了一颗送嘴里,眉毛被酸得扭成一团。李英超看他这副样子笑得东倒西歪,手里捏着的水笔也放下了,冷不防被一颗剥了糖纸的大白兔奶糖堵住了嘚瑟的嘴。


 


“现在该甜了吧。” 


 


李英超嘴里含着糖果,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李振洋也确实没打算听他回话,从冰箱里拿了听啤酒,仰头灌下一大口。他连喉结都很好看,李英超咽了口口水,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不要太直白。


 


“我可以尝一点吗?”


 


“那被你爸妈知道估计要掐死我了。”李振洋又喝了一口酒,半开玩笑地拒绝了他。


 


我爸妈要是知道我喜欢你,估计更会想掐死你,李英超被自己脑海里浮现的念头吓了一跳,他到现在都没做完一道题,又或者说,他根本不是打算来李振洋家做作业的。


 


“你什么时候走?”李英超鼓足勇气问出了他憋了很久的问题。


 


李振洋的手不小心把易拉罐捏出了一个凹槽,在安静的室内发出“咔哒”一下的响声,“走去哪里?”


 


“去你要去的下一个地方,你不是在旅游吗?”李英超质疑时蹙了点眉头,额头光洁在日光下白得反光,眉毛细密而端正,校服的领口翻着线头掉了个扣子,露出了点锁骨,神情带着对李振洋闪烁言辞的不满。


 


“也许明天,也许下周,看心情吧。”李振洋喉结动了动,扭头不去看李英超的脸,男孩微撅的嘴像罂粟一样危险,让他抗拒本能地想要逃离。


 


下一秒他就被撞上了鼻梁,没有任何经验的高中生不成章法地追逐着他的嘴唇,比以往任何一个在秀后找上他的模特更令人心动。


 


李振洋单方面享受了一会儿男孩小动物般的唇齿相连,撬开了对方的牙关让这个吻不再单纯,没人关心酸了的草莓和摊开的作业本,男人太精通于此,李英超被吻得脑子晕乎乎地,身体也起了反应,不由自主地贴近男人的大腿磨蹭,下意识地求救,“洋哥……”


 


这声音太容易让人失去理智,李振洋俯身把李英超搂进怀里,一点点吻过少年敏感的颈肉,引得他再次颤抖着出声,带着明显的哭腔,大腿环上了男人劲瘦的腰,“洋哥,我好喜欢你……”


 


场面变得煽情起来,李振洋脑子里的弦却因为这声“喜欢”绷紧,他把男孩推开些,双手捧着他的脸,拇指擦掉了大眼睛旁边的几点泪花。


 


李英超会长大,会和某个女人或者男人相爱,李振洋隐约希望那个人是自己,一想到李英超将来绽放给别人的场景他就难以忍受。一而再,再而三地延期离开是为了什么,李振洋心里再清楚不过,但是当十六岁的李英超主动找上他时,他开始退缩了。


 


“弟弟,你该出去走走,在外面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人,他们都会喜欢你,因为像你这样的人很少。” 


 


你装什么圣人呢,李振洋?


 


李英超知道自己和李振洋相比是很没见识的,对方要拒绝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但眼下这个说辞让他感觉受到了冒犯,他去过市里,去过石家庄,只是没有李振洋聊天时提到的外国地名那么远罢了,他在那些地方从没见过“像李振洋一样的人”。


 


男孩心里憋屈,被擦干的眼角又开始掉金豆子,纤长睫毛像沾着挥之不去的雾气,这副样子简直可以让人为他做任何事。李振洋叹了口气,就当做临走之前的纪念吧,他这样告诉自己。




李振洋极有耐心地解开李英超校裤的松紧带,手伸进被顶得鼓起小包的棉质内裤,格外缓慢地一下下照顾小家伙。掌心的温度和那里接触的奇妙感觉激得李英超像脱水的鱼一样弹了起来,他帮自己弄过几次,但这和被别人掌握主动权的感觉区别太大。


 


李振洋舔着男孩的耳廊让他乖一点,手上加重了动作,李英超青涩的器官被刺激得发硬,快.感蜿蜒流动着传遍了全身,裸露在校服外的奶白皮肤通通沾上了粉红。他在餐桌旁蜷缩脚趾,小腹肌肉痉挛着抵抗着和人过分亲近的羞耻感,目光焦距变得模糊。


 


“舒服吗?”李振洋问他。


 


李英超脆弱的身体祈祷着这场荒唐快点结束,但大脑却警醒地意识到结束之后他和李振洋之间的短暂故事也就到此为止了。他咬着唇,痛苦和欢愉冲刷着那张漂亮的脸,汗混合着眼泪打湿了他的鬓角,这种程度的对待对李振洋来说算是良心发现,对李英超却是过分难耐了,但他咬紧了牙关,坚持着不让狼狈的尖叫逸出口,直到被崩溃地送上顶峰。


 


李振洋拿纸巾帮男孩擦了擦湿透的额发和乱七八糟的下身,庆幸自己没被小孩迷昏了头,这样就受不了了,要是真如了他的愿,怕不是要弄出事情。


 


“你听好了,就算我没见识,就算我以后去了很多地方,也遇不到你这样的人。”李英超歪头半阖着眼睛,发泄过后的身体还软着,声音却是发了狠的,这是他在两人漫长的对峙中说的第一句话,在充斥着情欲味道的房间里振聋发聩。


 


李振洋直到现在也很难说清为何想到放弃原来的工作,他以为不优雅地活着会让自己枯萎死去,但现在他看着李英超贴在身上皱巴巴的校服和偏执的表情,却突然觉得这才是生活的样子。


 


第二天中午,李振洋退了房子,他推着行李出门的时候,李英超就坐在门口楼梯的栏杆上,还是穿着校服,大概已经洗干净了,小孩听到响声回了头,脸上没什么表情。


 


“你接下来要去哪里?”李英超表现得若无其事,但李振洋知道,李英超这时候本应该在学校,好学生逃了课。


 


“我在北京工作,你要是以后去那里了,可以找我,我可以带你玩。”李振洋像是想起来什么,从包里翻出来大半包奶糖,放在少年的手里。


 


李英超没向他要联系方式,没问他地址,只扯了扯嘴角,“那时候你还会记得我吗?” 


 


“你知道吗,”李振洋看向少年秀美的眉毛,但避开了对方的眼睛,“见过你的人都不会忘了你。”


 


但我会努力忘了你,李振洋一边下楼一边这样想,不然你洋哥这辈子就完了。


 


 


----------------------------------------------------------


 


 


几个月后,当新晋练习生木子洋午休间隙溜去坤音娱乐门口抽烟时,一个男孩正拎着个大箱子费力地走上办公楼的台阶。他很少看见李英超不穿校服的样子,但他今天穿了件蓝白条子的棉布海员上装,看上去比之前更高更瘦了点。


 


李振洋意识到,他这辈子大概都逃离不了这位在小城遇见的塔齐奥,他掐了烟头,走上前去。


 


“小弟,要我帮忙吗?”






Fin.





评论

热度(1205)